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9 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

焦点对话:宣示“我将无我”,习近平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


焦点对话:宣示“我将无我”,习近平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46 0:00

焦点对话:宣示“我将无我”,习近平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国官媒的宣传将其塑造成一个具有使命感和忘我精神的崇高领袖,以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净化共产党和干部队伍,率领中国走向复兴之路。最近官方机器密集宣传习近平的“我将无我,不负人民”之说就是最新的例子。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认为习近平无才无德,治国无方,出于权力欲大搞集权专制,导致中国政治经济走向倒退,陷于内忧外患之境。对同一位领导人,为何会出现这种两极分化的评价?以习近平上任以来的言行来看,他是一个能挽救中国于危局的理想主义者吗?

参与讨论的嘉宾有:政论作家陈破空先生;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

宋鲁郑:习近平要民族复兴,一党执政不会改变

中国非常强调外交无小事,特别是对于最高领导人的出访尤其如此。“我将无我”这种表述有它的用意。我个人的理解是,他向国内外表示,他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个人的权力,而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是为了人民的福祉。

说到一带一路,首先,我是支持一带一路这个倡议的,因为人类历史已经证明,一个国家只要强大必然会走出去。欧洲是通过对外殖民,美国是建立世界秩序和某种体系。中国则是以比较平等和互利的一带一路为主。相比较而言,中国的走出去是更和平、更带有共赢的色彩。而且,一带一路不管成功与否,它都可以为以后走出去积累必要的经验。中国民众当然很多是要支持中国复兴梦的,因为中国是一个集体主义的国家,我们总是把家庭、或者社会或者国家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中国梦是一个国家的、民族的、集体的复兴梦,不是个人的一个梦。这应该是东亚文化的特点。

最后,我认为,中国五千年政治体制有一个共性,无论皇朝体制还是共和体制,都只有一个政治中心。这一特点我们已经持续了五千年,所以,别说未来10年20年,我觉得还会长期持续下去。未来25到50年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一党执政不会发生变化,就是一个政治中心是我们的传统;二是会建立一个新的权力交接机制。

陈破空:习近平“无我”是忽悠,《求是》发旧文居心可疑

习近平的“我将无我”的说法是回答意大利国会议长提问时的回答;当时,他被问到当选国家主席时的心情,这应该是个令人尴尬的问题,因为习近平并不是“当选”领导人。他在尴尬之余随口而出地说,我将无我,不负人民。但是,我们看到,习近平言行并不一致。

他出行结束回到中国之后,不是去天灾人祸的江苏爆炸现场,而是关门搞政治局学习,查政治谣言,提出五不准,包括不准妄议中央。这不是“无我”状态。另外,他去年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试图搞终身执政或者长期执政,这也不是“无我”状态。

还有,家族巨额财产问题,两个姐姐和姐夫并没有交出不义之财;而且凡是接触到相关信息的人都会被跨境抓捕。这也不是“无我”状态。所以,习近平说的是反话,应该理解为“我只有我,不在乎人民”。

最近,两百名红二代聚会北京为习近平背书,认定习近平为红色江山保护者。我认为,红二代分为两派,毛左派红二和改革派红二。本次聚会的是毛左派,以胡乔木之女胡木英和中共前情报高官罗青长之子、鹰派少将罗援为代表。其实,这些人提出的口号就是思维混乱的结果,他们称支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理念,而政治倒退本身就阻碍了中国经济和人文的发展。恰恰是70年证明走错的道路,他们今天还在强调要继续走下去,不是逻辑混乱就是给习近平挖陷阱埋地雷,让他往火坑跳。

我们看到,《求是》杂志近来连续刊登习近平旧文,愚人节那天是第七篇。我认为有三个意图。一是系统总结2012底到2013初的习近平思想;二是当时习近平发表的是内部讲话,没有公开,现在感觉大权在握可以公之于众,不在乎改革派反对,是时候正式宣布极左路线的确立;三是王沪宁出于私利,要告诉外界,他并非习近平极左路线的始作俑者,习近平自己才是极左的总后台。其目的就是为自己开脱和对习近平进行捧杀。

夏明:习近平话语体系美丽,誓言成忽悠不感难堪

这里面,刚才破空也说到了,所谓的话语不可以仅仅是自说自话,而是要化入行动。我觉得,我们这几个人都是少有的会认真读习近平文字论证的读者。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习近平有非常美丽的话语体系。但是,这种话语体系向我呈现的恰好就像乔治·奥威尔说的是“两面话语”。

尤其是习近平2014年说,我们的社会主义民主一个重大的成就,就在于实现了任期制有序的干部任免等等。这也是宋鲁郑先生可以见证的。这是习认为的社会主义的重大成就,也是在他罗列的清单上的第一大成就。但是,我们看到,4年以后,他就把它废除了。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习近平发过的誓,在多大程度上我们有第三方的论证,或者我们有什么办法让他兑现。这就等于说,我们对中共70年、80年的许诺,都无法让它兑现和检讨。在这种情况下,宣誓和承诺都会变成一种忽悠。

此外,我与宋鲁郑先生等其他政治评论人一个最根本的差异就是,他们认为未来10年或者20年,中共的权力体制都是不会改变的。我相信,这种确定性正好是中共需要的安慰剂,也是中共想通过各种渠道或者方式让老百姓和让自己都接受的一个结论。

我认为,中国未来20年最大的特征恰好不是任何惯性或者一党专制可以维护的,这正好就是不确定性。如果未来20年中国发生任何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民主国家,我相信这是有可能的。如果习近平和中共绑架中国的发展,让中国走上不归路,就像王力雄先生说的,让中国成为“黄祸”而危害世界,我觉得也有可能。

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记住,历史是由每个人创造的,历史的机遇并不是一种历史决定论。我不相信未来20年可以由习近平或者中共将其描绘出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4月5日的《焦点对话》完整版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两分彩开奖结果。
==========================================

YouTube视频: 宣示“我将无我”,习近平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 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